47、暴走的水溶
作者:春光灿烂 更新:2020-01-22

47、暴走的水溶

自从大皇子去探望过贾宝玉之后,两人的关系明显亲近了许多,不单单止步于师生,倒有几分当朋友的感觉了,对于这种半师半友的进步,大皇子很满意,只要他家太师不再装傻充愣,他就还有跟水溶争一争的希望不是?

当然,他也明白贾宝玉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态度,只是没想到,他这么快就把宝押在自己身上,对于这种特殊的信任,他还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不支持自己的时候根本不理自己,支持自己了,不但和言悦色了许多,还愿意陪自己谈书论政,还真不是一般地“爱憎分明”!

其实,太师,你实际上是一个很冷情的人,对吧?从来不对没用的人浪费多余的感情!

水溶仍然一如既往地“保驾护航”,以前是送到宫门口,迎到宫门口,现在可好,只要一到午时,他就分毫不差地出现在天道斋里,让大皇子连单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,搞得大皇子十分不满,每当看着水溶扶着贾宝玉远去的背影,心里就像烧了一团火似的恨得难受。

于是,每天午时,都能看到天道斋里火花四溅,电闪雷鸣,用三皇子的话说,屋子里的硝烟味忒浓,越来越呆不下去了……

所以,现在就形成了平分秋色的局面,一个霸占着贾宝玉上午的时间,一个霸占着贾宝玉下午的时间,公平的很,谁都不用不满,不满也没用。

谁知没过多久,皇上就下了一旨口谕,大皇子不用再去天道斋读书了,直接朝堂听政,而他的课业,另行安排师傅单独教习,说白了,就是一边学习,一边实习,无疑是在培养太子。

经,史,子,集,政,皇帝一共给大皇子安排了五位师傅,贾宝玉则除了“晦教皇子”外,还兼任了大皇子的史师,并且为“众师之首”——朕将皇长子交于太师辅教,希望太师竭心尽力,不要让朕失望……

简而言之一句话,朕把大儿子交给你了,贾宝玉你看着办吧。

这一回,把大皇子和贾宝玉绑了个结实,彻底堵死他的退路,让他想抽身都抽不了。把贾宝玉绑住了,就等于绑住了水溶,除非水溶铁了心跟贾宝玉为敌,否则,他不支持大皇子也得支持。

水溶这回是真火了,发狂似的冲到宫里破口大骂,皇帝你他妈的过河拆桥也不是这么个拆法吧?你真要看老子不顺眼了,老子现在就交了权走人!你犯得着这样逼我?

皇帝连拉带抱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暴走的水溶给压制下来:小师弟你冷静一下!大皇子是朕最得意的儿子,不出意外他就是下一任帝王,你现在拉拢拉拢他有什么坏处?朕还想把你儿子拉进宫里给他做伴读呢!朕是在变着法的保护你,你懂不懂?

水溶可咆哮如雷:懂个屁!我只知道他要抢我心上人!你把两只老虎关在一个笼子里抢肉吃,你到底是想让他死还是想让我死?

皇帝:“……”

水溶:“……”

长时间的静默之后,皇上无奈地失笑:“为了一个贾宝玉,值得吗?”

水溶嗤之以鼻:“如果他跟你抢柳子丹,你会怎么做?”

皇帝的脸色变了一变,咱打比方不能这样打好不好?你的嘴巴还真不是一般的利,一句话堵得朕就喘不过气来了!

水溶接着冷笑:“既然不值得,叫你儿子别跟我抢啊!你干什么非要把我们绑在一起?别说让我们相互扶持了,不自相残杀都该谢佛祖保佑了!”

沉默了片刻之后,皇帝说道:“朕会跟玉骨好好谈谈的,不过,话说回来,既使朕放手不管,贾宝玉也不会放任你们相互残杀吧——当然,那是在他爱你的情况下!难道你不想用这件事,试试贾宝玉到底爱不爱你吗?”

水溶的神情蓦然下沉,犀利的目光直逼皇帝,皇帝干笑两声,连连摆手:“哈,朕,朕只是跟你开个玩笑,朕一定不会让玉骨胡来的,再说了,他还小呢,在他长大之前,你一定能把贾宝玉拐到手的,对吧?”

水溶依旧直直地看着他,不语。

皇帝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帝王心术,首先得学会放弃,哪怕忍着割心剜肉的痛楚,该放弃的时候也绝不能犹豫,这是他想入东宫的第一场考验……如果他为了贾宝玉算计你,朕绝不会容他!”

“帝王心术,还真是无情呢!”水溶冷冷一笑,连君臣大礼都不想行了,只是在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,心冷的感觉,恐怕没人知晓……

他与大皇子之间的战征,不用开始就已经输了,因为大皇子是君,他权势再大,也只是一个臣罢了……

一个臣子跟未来的帝王抢人,就算是赢了,最后能落个什么样的下场?就算现在大皇子忍气吞声不计较,但真等他秋后算帐的时候,他轻了丢官罢爵,重了,整个北静王府得为他现在的行为陪葬!

千不愿意,万不愿意,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啊!水溶悲哀地笑了起来,忠心耿耿卖了二十年的命,到头来却换这样一个结果谁会甘心?虽然他一点都不意外,可是事到临头,还是有些难以接受……

君与臣,恩与怨,这就是一个符咒,照附在历代所有的君臣身上,谁也无法逃避,哪怕像创痛这样他们肝胆相照,同生共死的兄弟!

“水溶!”皇帝快走两步一把拉住他,郑重地说道,“朕不会让你们走到那一步,如果他真敢存这样的心思,朕现在就拉他下马!难道咱们二十年的情义,还不能让你相信朕?”

“没走到那一步是万幸,真走到那一步了,只求能保全我的家人吧……”水溶沉沉地哀叹一声,他自己的生死,倒是无所谓了,总之,让他放弃贾宝玉,绝对不可能。

“……三弟!”皇上沉沉地叫了一声,十分无奈,你别钻牛角尖行不行?

只是,一个称谓,能代表什么?想唤回他们曾经同生共死的那段回忆?还是想让他忆起当时年少轻狂的誓言?水溶嗤笑一声,说道:“既然当初答应替你保江山,就不会食言,哪怕有朝一日他把我逼死了,我也认了……”

说罢,大步离去。

皇帝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倍感无奈,水溶,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朕呢?就算你不相信朕,你也得相信贾宝玉吧?就算玉骨有心,贾宝玉也得有意才行啊,你没看到贾宝玉根本不喜欢他?他们之间,注定了是不可能的!

回过神来,真觉得他当初让贾宝玉“晦教皇子”绝对是脑袋被驴踢了,如果没有贾宝玉,大皇子和水溶应该会是贤君良臣很好地继续下去吧?

可是,贾宝玉虽然年轻,但他知道如何爱民,如何运筹,虽然他总自嘲自己是纸上谈兵,但不可否认,他是一个优秀的帝师。

就像柳子丹能在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一样,那是一种别人无法比拟的天赋。

只是他失算了,千算万算没算到,大皇子会喜欢上贾宝玉。

正在他纠结万分的时候,柳子丹,柳相爷走了进来,看到他捧着脑袋头疼欲裂的悲惨模样,似笑非笑地吐了两个字:“活该!”

皇帝嘴角一抽:“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?为了这三个不省心的,我都快愁死了!”

“要么放弃大皇子,要么灭了水溶,你选哪个?”

皇帝苦笑:“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!”

“那就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吧,咱们在一旁看戏,只是结果可以预见,最后死的一定是水溶那个笨蛋……因为,大皇子是你儿子,他是你的臣!”

于公于私,水溶都不能杀大皇子,否则,他就成了一个叛臣,哪怕他现在杀大皇子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。

这句话像一把铁锤,狠狠地砸在皇帝的心上,如果大皇子跟水溶必须舍弃一个,他要舍弃的,一定不会是水溶。

“朕只是想让他们双赢呢!”皇帝咬着柳子丹的耳垂说道,“让大皇子得到水溶的支持,让水溶得到大皇子的信任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那宝玉呢?”柳子丹冷笑,那才是最关健的人物行不?

皇帝叹息:“解铃还需系铃人,他爱谁就选谁,朕不管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