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错了……
作者:雨夜高歌 更新:2020-01-22

夕阳已经落山,天际冲起一团半圆形的霞光。霞光是橘黄色的。由里向外,色度逐渐由浅变深,最后变为橘红。

“好美丽的晚霞呀!”一名橘红色长发的少女望着天际的霞光笑吟吟。

身旁的俊俏优雅的东方令看着少女精致的侧脸,跟着她笑:“是啊,美得和你的长发一样,令人痴迷。”

夏玥头也不偏,用眼角的余光瞄了其一眼:“贫嘴!”

东方令笑笑,与其静静的享受着这美丽的瞬间。

“今天你为什么不去挑战她,是因为你那什么狗屁原则吗?”夏玥漫不经心地问。

东方令知道她口中的“她”是谁:“是,但也不全是。她受伤了是其中一原因,但更多的是——她死了,从她的眼里我看到她的心已经死了,去惹一个和你实力一样强的死人是一件十分不理智的事情。因为——她已经死了,所以她不会在乎疼痛,死和疼痛都不怕的人才能将其自身最高水平发挥出来。”

“切!一点都不浪漫。”夏玥撇了撇嘴,随后翻白眼,“我以为你会说:‘因为她是你姐啊,我总要给女朋友一个面子。’”

“呃,我很抱歉我并没想过这层,不过……你们的关系不好吧,我这样说了反而更糟,不是吗?”东方令浅笑。

夏玥再次大翻白眼。

“我靠!你这小子敢撞我,给老子揍他。”

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,饶了我吧李强老大。”

东方令和夏玥两人的前方三人围着一人。

“操!既然知道老子是李强还敢撞过来,你们俩给我打,给我狠狠的打死这小子。”

“哎哟!别打了,求求各位别打了!”艾满浪抱着头求喊。

“哈哈哈!继续给我打,呼爽,这几天的闷死总算出了一些了,打,让他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。”李强大声嗤笑。

“不要啊,李强老大别再打了,再打我就要被打死了,哎哟!别打了,我…我老大是左修,只要你不打我…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

“停停,你老大……是左修?你要告诉我什么天大的秘密?”一听说左修有个天大的秘密李强顿时提高了精神。如果是真的话,那他就能向莫威邀功了,毕竟莫威的父亲可是可以和左浩凡抗衡的存在,左莫两家时代就是宿敌,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,如果这秘密能有幸也让莫威的父亲感兴趣,那么自己……牛逼了。

“你…你要保证我说了就不打我了。”艾满浪说。

“操,你说不说,你不说老子现在就废了你。”李强气急,这小子居然敢跟自己提条件。

“别别别,我说我说。其实我家老大的哥哥并没有死!”

“什么!”

不仅李强和他的两名小弟震惊了,就连不远处的东方令和夏玥也被震惊了一下。

那个人——没死?

“是是真的,老大刚刚就是让我去找他哥哥,而且我也见到了他,他真的没有死。”艾满浪怕他们不相信,急忙说道。

“你你…你说你见到他了?”李强全身颤抖,有些结巴,“你…你们……说什么了?”

“老大让我找他说的事是李强老大明天和老大挑战的事,左魂要冒充我家老大来和李强老大你比试。”

“呼——”东方令和夏玥同时松了一口气,还好这不是真的。

“什、什么!你别骗我,这是你家老大故意说的对不对,左魂早就死了,你你告诉左修,我才不会上当呢!”李强和他的两名小弟步伐不稳地离开了。

“我这个小弟在干什么呀,这种谎话谁信啊,呼!刚才居然吓我一顿。”夏玥罕见地抚抚胸。

“是啊,我也很好奇他为什么会撒这种谎,这种谎话最多也只能暂时吓一吓对手而已,等对方一冷静下来便会知道了,这不应该会让李强认输吧!”东方令微皱着眉。他……在打什么主意。

“哼哼哼,刚才居然吓了老娘一跳,老娘去揍他两拳。”夏玥竖起粉拳,腹黑的笑笑。

“诶,小浪你怎么了,被人打了吗?”

艾满浪刚走进门就被杨天天看到了他的惨样。杨天天对他的称呼还有些生涩,之前艾满浪坚决要求杨天天和白嫩香梨她们如此称呼他,因为他觉得自己依然是一贱民,身份差别大。

“没、没事。”艾满浪有些不太习惯被人关心,心中很是感动,“老大,我……”

左修打断他:“结果我可以猜到了,小浪……谢谢。”

谢谢!

这是充满真心实意的道谢,是尊重。身为贱民的艾满浪觉得自己很幸福,有此好老大,这辈子值了!

左修拿出一小瓶子:“这是为你准备好的,拿去擦一擦。”

艾满浪受宠若惊地接过,然后跑回了房中擦药。

这时白嫩香梨走到左修近前,蹙眉: “主人你不觉得他有点眼熟么?还有柳无霜也是,香梨总感觉小时候见过他们。”

“诶?我第一次见到柳无霜那双美眸时的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……艾满浪嘛,没有,我也问过他了,他说之前并不认识我们。”左修一手捏着下巴,沉思,自己……真的见过她吗?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?

“姐,你小时候有没有见过柳无霜?”记不起,左修调头问左芯妮。

左芯妮思索良久,而后摇头:“没有,我也是进学院后才认识她的,不过……有件事很奇怪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左修、白嫩香梨顿时集中全部的注意力,杨天天也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凑了过来。

“就是……当初我和左魂弟弟第一次遇见她时,她似乎很高兴很激动,连眼泪都流出来了。”左芯妮回忆说,“事后我问过左魂弟弟,他说并不认识她。我猜想大概是……无霜戴着面具的原因吧。”

“不对!那、那双眼睛,是她……主人……是、是她。”白嫩香梨身体罕见地颤动起来。让左修几人都惊诧无比。

“香梨你想起什么了?她是谁?”左修几个紧紧地屏住呼吸,柳无霜是谁?为什么白嫩香梨会这么激动。

“错了……”

“什么错了?”

突然出现的夏玥打断了白嫩香梨的话,并将左修他们吓了一大跳。

“我我我去,老大你别这样悄声无息的来到我们身后出声吓我们行不行呀!你吓死我们了。”左修没好气的低吼。

啪!

“哎哟!哇哇靠,老大你干嘛又打我……”左修揉头,满脸委屈。

“我靠你妹的,是你先吓老娘的好不好!”夏玥大骂的同时又是拍打一下左修。“你让你那个傻帽小弟撒的是什么谎啊!这么低级的谎话谁信呐!”

“喂喂喂,老大你不觉得你的话很矛盾吗?既然你不相信又怎么会被吓到?”左修不满地抗议。而抗议的结果自然又是头遭到拍打。

“我我……老娘我就矛盾怎么了?”夏玥不懂怎么说,于是强辞夺理。她的确被那句“左魂没死”给惊吓得不小。

“苍天呐!天理何在呐?”左修心中悲呼。